2018

2018

一月 01, 2018

转眼又是一年,想来又老了一岁,看到昨天空间刷的18岁,也确实值得缅怀一下?

那一年我高三。

18岁嘛,少年当头,青春正好,然后我在高三。也就是那一年,跨过了人生中第二道门槛(?),高考。

听高中老师忽悠了三年:同学们,到了大学你们就轻松了,一天两节课,高中拼三年!

然后我知道了原来一节课可以上150分钟,我也知道了为什么他只能当个高中老师。

我记得我那个寒假,一个寒假130多套卷子,那也成为了我最后的勇气:我做了那么多卷子,那么多题,根本不会怕这一套。

可能是当时学傻了,也可能是真的傻,我记得我和我的格格巫吵过一架。那一次我甚至没有午睡。然后想到了初中数学老师说过我:别在不该犯傻的时候犯傻,这样傻的不行。

高中三年见证了几个食堂的更替,校内食杂店的从无到有。每天的晚饭也从一人一份变成了四人六份,到最后的肯德基订餐。

高三嘛,就那个样子,日复一日,无妄的半年。

那一年我高考。

高考,还真是一算个算得上沉重的话题。高中结束了,本来挺期盼的一件事,然后得到了反效果。

考完先估分,忙了几天,然后是升学宴。吃了一个多月,吃遍了市里大大小小N多饭店。

出分的当天晚上,一群人出去吃烧烤了。感觉所有人的实际分数,和预估分数都差了那么几十分,然后大家报考时候院校抖下调了一等。

因为没有过报考的经验,然后当时风气也是花钱找人给报考。然后家里找了个老头来帮忙,说是市里挺出名的一个老师。然后老人家参谋了好久:哎呀,你这个分啊,一本是考得上,但也不能是啥好学校,可以用哈理工冲一冲。也不必非纠结于一本,其实二本也有很多好学校的嘛,你看这几个二本的都不错。

当时很怀疑人生,再怎么样也不至于上二本吧,我考个哈理工还得“冲一冲”?

然后回家第一次特别认真的翻开了报考用的两本书,研究了几天,给自己添了一个志愿。后来听说那个老头还收了2000块。(喵喵喵?)

还好最后进了一本,差点用比一本线高了80的分去报考二本。

再后来,吃吃喝喝一个月,就已经有人要开学了。嗯,这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
有人说羡慕我校报道晚。是啊,就因为报道晚,然后我在家里看着QQ群里,QQ空间里的一个又一个再见“再见”,然后市里的人就越来越少。

我记得那一天,我记得是去送加兴,红着眼眶。

我记得那一天,大约在我开学前的半个月,我在上了回家的班车,看着和我一起走到车站的小伙伴,在车上又红了眼眶。

再后来,我也开学了。

那一年我大一。

当时是我们一家四口坐火车去的杭州,还是长春转的车。到了杭州的第二天就去了学校。

在校内转了转,找到了学活,办好了报道手续。然后看到了有家长拎着“火狐狸”的袋子,嗯,家里的一个商场。过去搭了个话,原来我还有另一个高中同学在这里,虽然后面没见过几次。

报道当天就在寝室住下了。父母帮我把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,他们说让我一起出去住,我说我住寝室就好了。然后几乎被我赶出去态度,父母带着我老妹就去了在杭州的下一站。心情吗,都懂得。后来听我爸说我老妹在杭州玩的挺开心的。

开学一周也没敢给家里通电话。

当时班助的同学是协会的,听他吹逼一番,感觉找到了组织。然后就开始了大学生活就多了一项:水群。当时协会的新生群。可能由此,我就进入了一个“黑窝”?

猩猩学长从头到尾给我讲了C语言。

当时还经常和现在科协的付老板谈人生聊理想。

然后或多或少的和高中同学保持着联系。然后我记得印象最深的一句话:你以为除了我还有谁理你。
嗯,对不起,我朋友虽然不多,但还是有的。

没事忽悠浙大的那个过来吃烧烤,然后喝几口。

大一时候总感觉自己忙得要死,还真的是天真。

就这样,我的十八岁时间线就结束了。

不能说有多简单,毕竟日子就是这样过的。也可能是忘了些什么东西吧。

Good End